首 页 领导致辞 学会介绍 学会会员 学术交流 最新成果 学会专家 表彰奖励 分支机构 联系我们 English
 
分类导航
石朝江访谈录 (11/16)
少数民族哲学思想与文化传承创新研究基地成果鉴定会在成都召开 (11/16)
石朝江:蚩尤九黎族的创造发明(三) (9/1)
石朝江:蚩尤九黎族的创造发明(二) (9/1)
石朝江:蚩尤九黎族的创造发明(一) (9/1)
中国少数民族哲学及社会思想史学会 2017-08-24 16:58:04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 东蒙”与“西羌”

 

              中华文明中华民族的两大历史源头[1]

                               

                                                      石朝江[2]

    

      内容摘要根据中国史籍记载、历史学家研究、民俗印证以及考古资料证明,上古时期生活于我国东部的“东蒙”人和生活于西部的“西羌”人,是中华文明中华民族的两大历史源头。东蒙—九黎—三苗—南蛮—荆蛮—武陵五溪蛮—苗族等;西—神农—炎黄—华夏—汉族等。两大源头发展脉络清晰。著名的涿鹿大战,是源于西部 “西羌”的黄帝打败了“东蒙”人蚩尤,战败南迁的部分“东蒙”演变为苗、瑶、畲等民族。而留在原地的“东蒙”人至夏商周时被称为“东夷”,春秋战国前后融入华夏、百越等。“东蒙”是源头,“东夷”是源流。

     关键词:西  汉族  东蒙  苗族 

 

爱我中华必须知我中华。根据中国史籍记载及考古发现,我国考古学泰斗苏秉琦教授生前曾提出要重建中国古史,他在《中国文明起源新探》中把中国古史的框架、脉络概括为:“超百万年的文化根系,上万年的文明启步,五千年的古国,两千年的中华一统实体。”

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历史就是历史,历史不能任意选择。” 古往今来,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和国家,无不把历史看作是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对历史充满着敬畏之心。

    根据我国史籍资料记载,一百多年来历史学家的研究考证以及考古学发掘出来的实物资料证明,中华文明中华民族主要有两大历史源头,一是上古时期生活于我国东部的“东蒙”人,二是上古时期生活于我国西部的“西羌”人。“东蒙”人主要是苗族等民族的先民,也是一部分汉族的先民,“西羌”人则主要是汉族等民族的先民。现在中国大陆的56个民族,除少数跨境居住的和个别后来才迁入中国的民族外,绝大多数民族都与这两大历史源头有直接的或间接的渊源关系。中国可考的人文始祖伏羲太昊(太嗥)、少昊(少嗥)、蚩尤属于东部的“东蒙”人,神农、炎帝(后世神农)、黄帝属于西部的“西羌”人。著名的涿鹿大战后,“东蒙”人未参战未南下的部分,至春秋战国时全部地融入了华夏族。在“东蒙”、“西羌”之后的“九黎”、“三苗”,“神农”、“炎黄、以及夏商周时才形成的“华夷五方格局”中的“华夏”、“东夷”、“南蛮”、“西戎”,“北狄”等,是源流,不是源头。它们出现在历史舞台的时间比“东蒙”、“西羌”要晚得多。理清中华民族的发展脉络,对于重建中国古史很重要,不能混淆了源与流,不能把古代部落人群出现在历史舞台的时间顺序弄滇倒了。

        

          “西羌”源头

   

本着先易后难,我们首先探讨“西羌”源头。

6000年前生活在我国西部的“西羌”人,是中华文明中华民族的一个重要历史源头。神农、炎帝(后世神农)、黄帝均源于西部“西羌”。

源于“西羌”的炎帝、黄帝部落向东部迁徙,与“东蒙”人蚩尤所率领的九黎部落逐鹿中原。著名的涿鹿大战,以九黎部落失败而告终,其首领蚩尤被杀。黄、炎部落入主中原后称为华族或华夏,汉朝以为国号,其开国皇帝刘邦曾被封为汉王,汉族的族称得名于汉朝。国人皆熟悉之。在这里,我们主要探讨炎、黄与“西羌”的渊源关系。“西羌”是源头,炎、黄乃至华夏是源流。

6000年前生活于我国西部的“西羌”人,又曰“氐羌”,当然不是天外来客,自有其来源。但“羌人”或“氐人”的祖先又是谁?从何而来?中国史籍没有记载下来。史籍记有盘古氏开天辟地、燧人氏钻木取火、有巢氏上树栖居,但盘古、燧人、有巢,是否确有其人,年代太久远,已经不可能考证清楚了。即便有人大胆提出自己的研究成果或观点,都是难以令人信服的。

6000年前生活在我国西部的“羌人”或“氐人”,炎帝、黄帝源于西部“氐羌”人,这不但是有籍可稽、学者考证,还有考古学资料证明。应该说,西部“西羌”是中华文明中华民族的一个重要源头之一。炎、黄源于西部“西羌”,上古“西羌”人发展演变为汉、藏、彝、羌等民族,这是学界比较-致的看法,应该说是信史。

迄今为止,我国境内发现的最古老而又是比较成熟的文字便是殷商时代的甲骨文。甲骨文中有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关于民族(或氏族、部落)称号的文字,即

 是中国人类族号最早的记载。世居西方,又曰“西羌”或“氐羌”。《说文·羊部》:羌,西戎牧羊人也,从人从羊,羊亦声。“西羌”是对上古时期居于我国西部(陕西、甘肃宁夏、新疆、青海、西藏、四川)游牧族群的泛称。

“西羌”族群甚多,史载“凡百五十种”。在今甘肃、青海、陕西地区的有:先零羌、烧当羌、钟羌、勒姐羌、当煎羌、罕羌、且冻羌、沈氐羌、虔人羌、牢姐羌、卦养羌、彡姐羌、烧何羌、巩唐羌、当阗羌、滇那羌、黄羝羌等;在今新疆则有西夜、蒲犁、依赖、无雷、葱芘、白马、黄牛、阿色等;在今西藏有发羌、唐牦;在今内蒙古有南山羌;而西南地区则有牦牛羌、白马羌、参狼羌、青衣羌等。

“西羌”是中国的一个母体性族群,是中华民族的一个重要源头。历史上的“西羌”已经繁衍发展成为现当代的多个民族。费孝通先生把“西羌”或羌族称为一个向外输血的民族 据学界考证,接受“西羌”或羌族输血的民族包括汉族、藏族、彝族、白族、哈尼族、纳西族、傈僳族、景颇族、拉祜族、普米族、基诺族、怒族、独龙族等。“凡百五十种”西羌中惟有岷江上游地区的一支基本沿袭古老的生活方式,顽强保持着自己的文化传统,依然以一个独立的民族形态一直留存到今天,这便是生活在岷江上游河谷地带的当代羌族。

百度对“西羌”或“氐羌”的解读是:“羌族是中华大地上最古老的民族群体,他们最早在甘青之交的黄河上游及渭水上游一带繁衍生息。后来他们向四方迁徙,与周围的土著民族融合,逐渐形成新的族群。其中有一支向东迁首先进入文明社会,形成炎帝族和黄帝族;一支向西南迁移,后来形成了吐蕃羊同及域外诸羌;还有一支则仍留居发祥地——甘青高原,由于自然条件艰苦,这一支发展缓慢,从而形成诸羌。

史载炎、黄源于“西羌”。

《帝王世纪》:神农氏姜性,……长于姜水,以火德王,故谓之炎帝。

《史记·五帝本纪》:“黄帝,少典之子也,姓公孙,各曰轩辕。”

《国语·晋语四》:“昔少典氏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

《后汉书.西羌传》:  “西羌之本……姜姓之别也。

《左传.哀公九年》:炎帝为火师,姜姓其后也。

李学勤主编的《中国古代文明与国家形成研究》,针对有人对《国语·晋语》记载“昔少典氏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存有疑意,特别强调指出:“记住自己的根在以血缘为基础的社会是很重要的。当然,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随着氏族制度的衰落和血缘纽带的松驰,但始祖及其发祥地,还有那些留下辉煌业绩的祖先,会通过口耳相传,纳入用文字记载的历史中。所以《国语》中关于黄帝、炎帝族源的记载,可信性是不应该轻易否定的。”[3]

刘起釪在《古史续辩》中考证说:“少典出自氐,有蟜出自羌。姬姜两姓的族系渊源,是不是就上溯到生出炎、黄的少典、有蟜两族为止呢?其实还不是。少典、有蟜仍然自来,姬姜两姓的族系渊源还可以追溯得更远,那就是古代的氐、羌两族……华夏族最早的祖先分别被称为姬姜两姓的黄帝族、炎帝族,是由称为少典、有蟜的氐、羌两族发展分化出来的;接着是夏族、四岳族,直至歧周的姬、姜两族,也都是先后由氐羌两族发展分化出来的。”[4]刘起釪强调说:“《国语·晋语》说黄帝族成长于姬水流域,炎帝族成长于姜水流域……姬水即渭水,姜水即羌水,亦即连白龙江、白水江之水。大抵依此两水所居之姬、姜两族,一在渭水及其以北,一在渭水以南。由此更看出了姬姓的黄帝族的地域大体即氐族地域,姜姓的炎帝族的地域大体即羌族地域。不过都因自其族中而出,故只居原族地域的一部分。”[5]

林惠祥在其著的《中国民族史》中也说:“氐羌系有二义,一为包括氐与羌,一谓羌其大名,氐其小别,氐不过羌中之一支。如《周书王会》解云:‘氐羌以鸾鸟。’孔晁注:‘氐地羌,羌不同,故谓之氐羌,今谓之氐矣。’无论二者孰是,无关重要,此二字必须合用,方足以包括全系也。”[6]

范文澜在《中国通史简编》中说:“炎帝族居住在中部地区。炎帝姓姜,神话里说他牛头人身,大概是牛图腾的氏族。姜姓是西戎羌族的一支。自西方游牧先入中部,与九黎族发生长期的部落间的冲突。最后被迫逃避到涿鹿,得黄帝族的援助,攻杀蚩尤。”[7]

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说:“据说炎帝生于姜水,姜水在今陕西歧山东,是渭水的一条支流。从渭河流域到黄河中游,是古代羌人活动的地方。所以,炎帝可能是古羌人氏族部落的宗神……传说中炎帝后裔有四支,可能是属于古羌人的四个氏族部落。一支是烈山氏,其子名柱,会种谷物和蔬菜,从夏代以上被奉为稷神。”[8]

王钟翰主编的《中国民族史》也说:氐羌与炎帝、黄帝有密切的渊源关系。《国语·楚语》记述,炎、黄二帝为兄弟,是少典氏()和有蟜氏()所生,黄帝得姓姬,炎帝得姓姜。《左传》哀公九年说:“炎帝火师,姜姓其后也。”在甲骨文中,羌从羊从人,羌从羊从女,两字相通,表示族类与地望用羌,表示女性与姓用姜。民国初年以来,章大炎在《检论·序种姓》中已指出:“羌者,姜也。”后来傅斯年在《姜源》中进一步论证:“地望从人为羌字,女子从女为姜字。”顾颉刚在《九州之戎与戎禹》中更指明:“姜之与羌,其字出于同源,盖彼族以羊为图腾,故在姓为姜,在种为羌。”[9]

炎黄即华夏族源于西部“西羌”或“氐羌”也得到了考古学资料的证明,李学勤主编的《中国古代文明与国家形成研究》说:“在渭水流域和甘陕地区,早于仰韶文化的一类新石器遗址被统称为老官台文化。老官台文化的年代与中原地区的磁山·裴李岗文化相当,比仰韶文化半坡类型的年代要早1000年左右,但同半坡类型存在着一脉相承的渊源关系,可以视为半坡类型的前身。”[10]

张润平在《试析古羌族与汉民族的源流》中说:“先秦史其实是部夷夏形成史或由夷变夏史。构成华夏族的主体民族正是羌族。由羌族先民创造的华夏文化对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的确立及其在古代发展过程的完成做出了不可替代的绝对性的贡献。汉族是在不断吸收各种民族的优秀文化因素,融和各个民族的过程中,由最早的极少数逐渐发展成为我国人口最多,遍布全国大部分地区的主体民[11]

综合上述,可以看出,上古时期居于我国西部的“西羌”是中华文明中华民族的一大历史源头。炎帝、黄帝源于“西羌”。“西羌”是源头,炎黄、华夏是源流。“西羌”不仅是华夏族即汉族的祖先,而且也是我国西部众多民族的祖先。现当代西部的许多少数民族与上古“西羌”有着血脉的渊源关系。     

 

          



[1]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史籍载苗族早期历史资料整理与研究》(批准号:11btq017阶段性成果。

[2]石朝江,贵州省社会科学院二级研究员。

[3] 李学勤主编:《中国古代文明与国家形成研究》第218页,云南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

[4] 刘起釪:《古史续辩》第174175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

[5] 刘起釪:《古史续辩》第179181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

[6] 林惠祥:《中国民族史》第250页,上海书店出版社,2012年版。

[7] 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第8990页,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

[8] 郭沫若主编:《中国史稿》第108109页,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

[9] 王钟翰主编:《中国民族史》第99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

[10] 李学勤主编:《中国古代文明与国家形成研究》第140页,云南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

[11] 张润平:《试析古羌族与汉民族的源流》,引自中国民族宗教网。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主办:中国少数民族哲学及社会思想史学会 
地址:北京市建内大街5号 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中国少数民族哲学及社会思想史学会网站
Copyright 2008 京ICP备090629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