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领导致辞 学会介绍 学会会员 学术交流 最新成果 学会专家 表彰奖励 分支机构 联系我们 English
 
分类导航
石朝江:蚩尤九黎族的创造发明(三) (9/1)
石朝江:蚩尤九黎族的创造发明(二) (9/1)
石朝江:蚩尤九黎族的创造发明(一) (9/1)
石朝江:中华文明中华民族的两大历史源头(四) (8/24)
石朝江:中华文明中华民族的两大历史源头(三) (8/24)
中国少数民族哲学及社会思想史学会 2017-09-01 12:28:05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蚩尤九黎族的创造发明

                  

                     石朝江

                

1、 发明冶炼  造立兵器;2、整治部族  创制刑法;3、信鬼好巫

        发明宗教;4、使用甲历 种植水稻

国学大师顾颉刚说:“各民族有她自己的文化,在民族的融合过程中,各民族的文化也随着融合而成为一个民族的文化,那就成为中国的正统文化,此后也就忘却了追溯它的源头了。这个追溯的责任当然应由历史学者负担着,只是以前的历史学者还没有想到这件事,他们把这块丰腴的园地留给我们了。我们现在明白了许多中国文化并不是发生于华夏族的,我们就得从其他民族中找去。”

大量中国史籍资料记载,蚩尤或蚩尤所统领的九黎部落,就有四组大发明,即发明冶炼,造立兵器;整治部族,创制刑法;信鬼好巫,发明宗教;使用甲历,种植水稻。

 

一、 发明冶炼 造立兵器

 

蒋南华教授在《中华文明七千年初探》中说:“苗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老大哥,是一个勤劳俭朴、勇武刚强、不怕困难、吃苦耐劳、不畏强暴、敢于斗争、自强不息、富于创造精神的伟大民族。” 根据中国史籍资料记载及专家考证,蚩尤及其九黎部落率先发明了金属冶炼技术和制作金属兵器。

《吕氏春秋·荡兵》:“未有蚩尤之时,民固剥林木以战矣,胜者为长。”

《尸子·地数》:“造冶者,蚩尤也。”

《管子地数篇》:“葛卢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矛、戟,是岁相兼者诸侯九;雍孤之山发而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雍孤之戟、芮戈,是岁相兼者诸侯十二。

以上史料告诉我们,蚩尤之前的人们,是以木、石等为自卫的武器,磨制石器,用木棍绑之,用以对付凶恶的野兽,用以保护氏族、胞族遭受异族的侵犯。那时人们以木、石战矣,胜者为长、为酋、为王。九黎集团崛起时,蚩尤在葛卢之山发现铜水或天然铜,然后用火烧冶而制成剑、铠、矛、戟,有了这些利器,是岁相兼者诸侯九,又是岁相兼者诸侯十二,从而使得九黎集团发展很快,势力很强盛。

《管子·地数篇》:“蚩尤受金作兵”,“蚩尤受庐山之金,而作五兵。”“蚩尤受葛庐之金而作剑铠矛戟。”

《龙鱼河图》:“蚩尤兄弟八十一人……造五兵:仗、刀、戟、大弩,威振天下。”

《越绝书》:“黄帝之时以玉作兵。”《太平御览》:“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

《中华古今记》:蚩尤“造立刀戟、兵杖、大弩”。

以上史料告诉我们,蚩尤九黎部落发明冶炼和兵器,造有刀、戟、仗、大弩等。黄帝与蚩尤之战争,黄帝是以玉作兵,而蚩尤是以金作兵,黄帝曾经九战九不胜。而在《苗族古歌》和《苗族史诗》中,都有“运金运银”、“打柱撑天”、“铸造日月”等篇章,都涉及到金属的冶炼,都有寻找金、银、铜,铁等方面的内容。说明中国史籍资料记载和苗族的心史记载是相互印证的。

蒋南华教授在《中华文明七千年初探》中考证说:“以铜为代表的金属冶炼及其金属制品的出现,不仅是社会物质文明的重要表征,而且也是时代技术进步的总体反映……《山海经》不仅记载了“蚩尤(以金)作兵伐黄帝的历史故事,还详细记载了铜矿和其他金属矿藏的出产地,如《南山经》记载有铜矿产地17处;《西山经》记载有铜矿产地25处,铁矿产地8处,银矿产地4处。”

王大友在《三皇五帝时代》中考证说:“蚩尤在祭天尞祭或烧陶制器时,发现葛卢山的石头熔化以后,有铜(葛卢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拿来制成剑、铠、矛、戟,当年用此金兵兼并诸侯九位。蚩尤又发现雍狐山的石头熔化后,同样有铜(雍狐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釆炼雍狐戟、芮戈,这一年兼并诸侯十二位。于是蚩尤声威大震。”

王献唐在其所著《炎黄氏族文化考》中也写道:“有此利器,以新兴民族临之,故冲横决荡,无不如志。其最难制服者,厥为蚩尤,以蚩尤能作兵器,藉兵器之利,与黄帝争衡,无他谬巧也。”

徐晓光等主编的《苗族习惯法》则考证说:“史载,最先创制兵器的,就是九黎之首领蚩尤。《管子》说‘蚩尤受金作兵。’《龙鱼河图》说:‘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兽身人语,食沙石,造五兵:仗刀、戟、大弩,威震天下,诛杀无道,万民钦命。’所渭‘兄弟八十一人’,乃八十一个氏族首领;所言‘兽身人语’、‘铜头铁额’, 当指甲胄之物。所以,被称为蛮族的黎族和苗族,先进入中原地区,其次进入中原地区的是羌族中炎帝族。在蚩尤集团先进入中原时期,武器精良,所向披靡,于是兼并了不少势力弱小的氏族部落,炎帝族作为一支较大的力量也被打败。炎族向黄族求援,然后炎黄两族开始联合和融合,共同抗强大的苗族,就连黄帝也是‘九战九不胜’。”

粱聚五在《苗族发展史》中也考证说:古代发明的兵器,当然不能与今人相比拟,但在当时,却是难能可贵了。兹将蚩尤发明兵器之可考者,略述如次:《管子》:“蚩尤受庐山之金,而作五兵。”《鱼龙河图》:“黄帝摄政,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造五兵,仗,刀,戟,大弩,威震天下,诛杀无道,万民钦命。”《山海经》:“黄帝令应龙攻蚩尤,蚩尤请风伯雨师以从,大风雨!”《史记》:“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蚩尤作大雾,军士皆昏迷。”陈安仁说:“黄帝率领汉族,置其中原,与苗民相战,苗民首领为蚩尤,有猛将夸父,创制刀、戟、大弩之武器,先与神农分占江山,成汉苗对峙之新局势。神农死后,蚩尤率领部族叛乱,出洋水,发九淖,伐神农后裔于空桑;神农后裔避居于涿鹿。”从上述几段零碎资料看来,也可想见苗夷始祖九黎之君的蚩尤,确是一位不平凡的人。尽管他后来失败了,可是他所发明的刀、戟、大弩、大雾、大风雨……的成绩,是始终在中国历史上照耀着!当然,蚩尤率领部族叛乱”一句,不是梁聚五先生的发明,是中国几千年来“炫汉官功勋也”(石启贵语)。梁老充分肯定蚩尤发明的刀、戟、大弩等,“始终在中国历史上照耀着”。

根据中国史籍资料记载,蚩尤得到青铜制造的锋利兵器后开始大肆扩张和掠夺。这个时段大抵还在新石器时代,其他部落的武器还只是一些石器和木器,蚩尤部落的战斗力当然要强过他们许多。蚩尤部落在战斗中不但使用铜兵器,还用些铜块铜片包在头上,成了最原始的头盔。也许在与黄帝打仗的时候,他们还用头上的铜片像牛角一样抵人,于是就有人说他们是“铜头铁额”。

在汉代的画像石上常有蚩尤战神的雕像,其手中和身上总佩持着多种兵器,以象征以金作兵的业绩,这些兵器中就有剑和刀。在我国古代是把蚩尤作为英武的战神加以崇拜的。中国军事博物馆记述“蚩尤造兵器”,文字表述是:“传说,蚩尤既聪明又勇敢。他将牛角装在头上,作为兵器使用;为了鼓舞士气,他又用兽皮制成大军鼓,军鼓发出响雷般的声音,曾让黄帝的军队胆战心惊。他制五兵,造九冶,对中国兵器的发展有过重大贡献。人们将蚩尤与天、地、日、月诸神并列,称其为‘兵主之神’。”蚩尤发明冶炼和兵械从而推进中华大地从此进入冷兵器时代

 

             二、整治部族 创制刑法

 

根据中国史籍记载,蚩尤在发明青铜兵器,兼并许多氏族部落的基础上,严加管束自己的部族,并在此基础上创立了刑法,对不服从管理的狂徒施以徒刑。蚩尤对其统领的“九黎”集团最早使用刑法,是中国法律文明起源最早的人们共同体。

《尸子》:“整治,蚩尤也。”

《尚书大传》:“苗民用刑,而民兴相渐。”

《周书·吕刑》:“苗民弗用灵,制以刑……遏绝苗民,无世在下。”“蚩尤对苗民制以刑。”

整治者,蚩尤也,苗民弗用灵,制以刑,蚩尤对苗民制以刑,而民兴相渐,遏绝苗民,无世在下。说明蚩尤已用“纪律”来管理自己的部属。上古“东蒙”人的伏羲太昊虽然兴管理,立九部,但还没有使用刑法的记载,而蚩尤统领的“九黎”集团在管理中却使用了刑法,说明“九黎”苗民当时处于中华法律文明的最前列。

有了“纪律”,大家必然要遵守,这使得九黎部族战斗力很强,发展得很快。梁聚五在《苗族发展史》中引用徐松石、童书业、钱穆等的资料考证说:九黎区域,可能西至宝鸡,东至嵩山,北至怀来,南至信阳。黄河由北而南,抵潼关,折而东,构成‘乙’字型,贯通九黎全境。

蚩尤所统领的“九黎”集团,率先发明和使用刑法,得到了众多学人的首肯。夏曾佑在《中国古代史》中说:“蓄所谓墨劓宫大辟诸刑,本黎民苗民之法。”章钦在《中华通史》中引《尚书·吕刑》有关苗族发明刑法的记载后说:“是则肉刑之创始起于苗族。自黄帝以来,至于唐虞,本族与苗族竞争方烈,本族卒代之而起,沿用苗族之刑法以制苗民……而其后,渐用其法以制本族。于是,肉刑之制立,而后也沿袭以行矣。”

据《尚书》、《周书》、《吕氏春秋》、《墨子》等史籍资料记载,蚩尤对苗民制以刑,刑法极其苛毒。

《尚书·吕刑》:“蚩尤惟始作乱,延及于平民,罔不寇贼,鸱义奸宄,夺攘矫虔。苗民弗用灵,制以刑,惟作五虐刑曰法,杀戮无辜。爰始淫为劓、刵、椓、黥,越兹丽刑,并制,罔差有辞”。其注云:“蚩尤作乱,当是作重刑以乱民,以峻法酷刑民。”

《周书·吕刑》:“王曰,若古有训,蚩尤惟始作乱,延及于平民……苗民弗用灵,制以刑……遏绝苗民,无世在下。”“蚩尤对苗民制以刑。”“苗民否用练,折则刑,唯作五杀之刑,曰法。

《墨子·尚同中》:“昔者圣王制为五刑,以制天下。则此其刑不善?用刑则不喜也。是以先王之书,《吕刑》之道曰:苗民否用练折则刑,惟作五杀之刑,曰法。则此言善用刑者以治民,不善用刑者以为王杀。”

上述记载资料可知,蚩尤对其统领的“九黎”集团所使用的刑法,其中的肉刑就有四类:劓、刵、椓、黥。据相关文字介绍,这是相当残酷的四类刑法。至于说“蚩尤作乱,延及于平民”,“作重刑以乱民”,“以峻法酷刑民”的说法,这要么是人们对蚩尤率先发明和使用刑法不理解,要么就是“胜王败冦”的记录胜利者总是斥失败者“乱”罢了。否则,发明刑法以治理和壮大部落,怎么成了“作乱”和“乱民”呢?

王大友在《三皇五帝时代》中考证说:“蚩尤作五刑,始‘为劓、刵、椓、黥,越兹丽刑’,起因是‘苗民弗用灵,制以刑,惟作五虐之刑,曰法’(《书·吕刑》)。苗民不用的‘灵’,应是蚩尤作为总监大临颁布的新历或敬七神七主的制度。因为九黎联盟建立不久,各氏族尚不适应统一的集权管理,联盟制度实施有困难,也会有抵触,这就是‘苗民弗用灵’。蚩尤为推行联盟制,制定违逆处罚条例,制五刑,曰‘法’,就是法律,强制执行。或灾害,或异族相挤,掠他人财物者,皆被制以刑,以稳定内部。”

中国史籍记载“蚩尤为九黎之君。”九黎之君,对九黎黎民制以刑,有刑法必有罪奴,必有压迫,本在情理之中。率先在部族内使用刑法,证明蚩尤所统领的九黎部落集团,其社会生产力已经比较发展,已经紧靠阶级社会的门坎,跨过门坎,就是阶级社会和国家的时代了。但是,历史就是历史,率先发明冶炼和兵械,率先发明刑法和宗教的蚩尤九黎部落,在古代部落或原始民族的征战中却遭受到败绩,不得不离开自己的中原祖居地,而向南方节节败退。

徐晓光在《中国少数民族法制史》中考证说:“传说苗族始祖蚩尤既是战神又是刑神。《鹤冠子·世兵》:‘蚩尤七十(战)’。《太平御览》卷339引《兵刑》: ‘蚩尤之时,烁金为兵,剥带为甲,始制为兵。’上古兵刑同制,‘刑起于兵’。蚩尤又是五刑的创造者。对此,《尚书·吕刑》是这样记载的:王(周穆王)曰:‘蚩尤惟始作乱,延及于平民,罔不寇贼,鸱义奸宄,夺攘矫虔。苗民弗用灵,制以刑,惟作五虐刑曰法,杀戮无辜。爰始淫为劓、刵、椓、黥,越兹丽刑,并制,罔差有辞。’”

《墨子·尚同中》:“昔者圣王制为五刑,以制天下。”

《逸周书·逸文》“火能变金色,故墨以变其肉;金能克木,故以去其骨节;木能克土,故以去其鼻;土能塞水,故宫以断其淫;水能灭火,故大辟以绝其生命。

《尚书·夏书》:“先王克谨天戒,臣人克取常宪,其或不恭,邦有常刑。”“羲和尸厥,官罔闻知,昏迷于天象,以于先王之诛……先时者杀无赦,不及时者杀无赦。”

上述记载可知,后来王朝所采用之五刑,源于蚩尤九黎之刑法。诚如王桐龄所说:“后来汉族所用之五刑、兵器及甲胄,而信奉之鬼神,大抵皆苗族所创,而汉族因袭者。”夏曾佑说“蓄所谓墨劓宫大辟诸刑,本黎民苗民之法”后,他紧接着说:“即以其人之法,还治其人之身。今欧人之驭殖民地之土人,莫不然也。中国古人,设此分人等法,原为黄帝蚩尤战后,不得以之故。” 

李发刚在《蚩尤文化揽要》中说:“蚩尤是建立法规、实行法制的最早创造者和施行者。蚩尤首创法规,实施刑事法,三苗依纲纪。对于唐代正史《路史·后纪四·蚩尤传》曾有注者曰:‘蚩尤天符之神,状类不常,三代彝器,我著蚩尤之像。为贪虐者之戎’。这说明,蚩尤首创和施行的刑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有的史料还说,兵器和刑法是蚩尤发明的,后来被黄帝部落效法。”

总之,根据中国史籍记载和学人之考证,5000多年前,蚩尤所统领的九黎苗人部族,率先发明和使用刑法,后来夏商周“圣王制为五刑以治天下”(墨子),源于蚩尤九黎创制的刑法,五刑“以其人之法,还治其人之身”也好,或“渐用其法,以治本族”也好,这都表明,那时的中国已经进入阶级、国家的时代了。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主办:中国少数民族哲学及社会思想史学会 
地址:北京市建内大街5号 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中国少数民族哲学及社会思想史学会网站
Copyright 2008 京ICP备09062988号